产品中心

<<返回上一页

但容易对人造成损害

发布时间:2019-03-21 21:47来源:未知点击:

  1月16日,他在使用鞋面防水剂清洁鞋子时,突然剧烈咳嗽,呼吸急促,“第一次感觉距离死亡那么近”。随后,他被朋友送入医院,被诊断为“氟化合物中毒”,住院两天后,又休养了20多天才康复。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网络上热销的鞋面防水剂、清洁喷雾,不少未标注具体成分,使用后,也有多人反映出现咳嗽、肺炎、支气管炎等症状。

  因为自己有很多双白色的鞋,在成都工作的梁先生接受了朋友的建议,去其推荐的一家淘宝店里购买一种名为“防水护理剂”的喷雾产品。他翻出网店的页面,产品介绍中称,鞋子上喷上“捷福世”品牌的这款喷雾后可以实现“荷叶防水”(自清洁效应)的效果,并称是“纳米技术”。

  花39.8元,梁先生购买了2瓶。1月16号,晚上10点前后,他在3平米左右的阳台上开始了操作。打开阳台窗户,又关上阳台和客厅间的玻璃门,按照瓶罐上“距离所喷物件20厘米”的引导,他对鞋子按下喷头。“和空气清新剂的气味很像。”很快他停下手里的活,回到房间找来防雾霾用的3M口罩,戴上继续操作。

  “气味还是呛人,我憋着小口呼吸。”梁先生印象里,喷到第三双鞋子的时候,“实在不行了,刺鼻、呛人。”他只喷了一只鞋就放下罐子,开门返回室内,“发现屋里满是那个气味。”回到卧室他吃了一份外卖,半个小时以后,“突然开始咳嗽,咳得停不下来。”

  他描述中,自己一度咳得没法吸气,“一分钟的时间,汗湿透了头发,感觉周围一片寂静,眼睛也想闭上,肺上像是有针扎。”他直言:“第一次感觉距离死亡那么近。”

  梁先生说,他爬到床的另一头,找到手机联系了住在附近的朋友,只简单说了几句话,“我感觉中毒了,赶快来救我,送我去医院。”朋友赶到后,梁先生被送到了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

  “输了几天液,又做雾化、吸氧。”梁先生回忆道。19日他出院诊断上写着:“氟化合物中毒。”他介绍,住院共花了五六千元,又休养了差不多20天,才稍微好了一些。

  梁先生出示了自己的一份CT报告,显示其“双肺内见散在分布片状、云絮状磨玻璃阴影”。“这个只要肺部有炎症,拍出来的片子都是这样。”此前接诊梁先生的医生说道。

  “他当时尿氟微量增高。”医生打开电脑,找出梁先生此前的检查记录,“还在正常范围”。医生表示,这个尿氟量检测的是全身,“短时间接触的氟是在肺上,所以局部的氟量可能会更高。”

  不过他也指出,“氟化合物中毒”是一个笼统的诊断,“真正要诊断,是需要现场采样、标本分析的。”他介绍,找不到造成咳嗽的其他原因,加上梁先生提到咳前接触过喷雾,“如果之前他没有因为其他疾病造成这种咳嗽的话,那么不能说和喷雾没有关系。”

  梁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此前并没有呼吸方面的疾病,也没有接触过氟的工作历史。

  梁先生体内微量增高的氟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外卖?西华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讲师、中国毒理学会会员陈晟认为:“不太可能。”他解释说,无机的氟化物几乎都有剧毒,“大概是老鼠药级别的。”而有机的氟化物几乎都不溶于水,不太可能混在外卖里吃进去。此外,梁先生的症状也说不通,“他的不适并不是先来自于胃,而是肺。”

  意识稍微好一些的时候,17日凌晨5点左右,梁先生通过淘宝联系了卖家,他把自己的遭遇和在医院就诊的单据发给了卖家,3个小时后,卖家有了回复。

  记者注意到,卖家在回复中只是表示“可以申请退货退款”,并称产品是经过检测的,不过并未出示“检测文件”,只留下一句“这个我们报销不了”后,卖家再无回复。

  记者查看了这款“防水护理剂”的罐体,产品成分一栏写的是“氟、硅类防水材料”,使用须知中提到“距离所喷物件20厘米”,并无类似“在通风处使用”的提示,产品执行标准系企业标准,生产商为北京生辉鞋行有限公司。公司网站上显示,其代理和经营多款皮具清洗护理以及鞋的防水护理喷剂、鞋油等产品。

  天眼查的记录显示,2018年6月19日,该公司曾被朝阳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罚款2000元,因未如实记录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情况。

  梁先生说,自己也按照罐体上的电话试着联系过厂家,“总说会有人与我联系,但并没有接到过他们的电线月份,他拨打了厂家所在地北京市的12315电话。

  红星新闻记者找到这款喷雾的淘宝页面,店名为“诺恩家居专营店”,数据显示该店的这款产品月销量超过1.2万件。在商品评论里,记者找到了多个关于“喷雾”气味的抱怨。例如,去年11月2日的一条评论就称“一股油漆味”;去年11月16日的一条评论里写道,“喷的一瞬间就感觉到强烈的刺激性味道,接下来很长的时间呼吸道都异常难受。”

  有的评论里甚至晒出了住院的证明。今年1月18日一位用户在评价时表示,“味道难闻吸进了肺,导致极其严重的咳嗽,感觉窒息”。14天后他追加了评论,晒出了一份打了马赛克的住院证明。并讲述了过程:“使用该产品喷洒鞋子,发生呼吸困难并剧烈咳嗽,随即进医院急诊挂点滴及吸氧未见好转,门诊诊断为吸入性肺炎,白细胞剧增,血氧含量低,目前已办理住院。”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在北京上大学的王月(化名),她曾在1月3日下午使用“捷福世”喷雾后,出现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经校医院诊断,其白细胞数为13.17(单位为10?/L),而参考值为3.50~9.50。诊断建议为:右下肺支气管炎表现。医生给王玥开了消炎药、止咳药,“过了五六天才好些。”

  售卖“捷福世”防水护理剂喷雾的不止“诺恩家居专营店”一家,另一家郑州公司经营的“捷福世家居旗舰店”里的售卖页面下,2月12日一位消费者在评论里直指“产品对身体有害”,晒出输液的手背照片,表示“我差点中毒,现在在打吊针”。

  淘宝“诺恩家居专营店”的经营者为郑州市诺恩商贸有限公司。记者联系上公司一位马姓负责人。他称,自己只是经销商,并称他们注意到淘宝店下有关“气味刺激”“中毒”“住院”的评论,“我们和厂家沟通过,厂家给我们看了检测报告,说没问题。”记者提出从他这个经营者处看到这份“检测报告”时,他并不愿意,只是让记者联系厂家。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该产品生产商:北京生辉鞋行有限公司,一位刘姓经理索要了梁先生的订单号。

  刘姓经理称,因为做批发,此前没有消费者找他们反映过情况。经销商方面是否反馈过消费者评论的“中毒”“住院”的情况?他称“这个是很少的”,又说“可能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对于淘宝上多条“中毒”“住院”的评论,他表示不方便做出解释,“每个人的出发点和目的都不同。”

  25日,该公司的一名法务人员也联系上记者,他声称,自己手里就拿着该公司产品的检测报告的复印件。尽管他一直说“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不过十多分钟的沟通里,记者多次提出希望查看报告,却始终没能看到。之后,他又说:“这份报告,我们愿意拿给司法机关。”他也提到,此前因受投诉工商部门曾到公司调查,“检测报告也拿给了工商部门。”

  对于部分网友的评论,他认为是“随意”“随心”的,并且“无法客观真实”。他又表示:“我认为公司没有任何问题。”他多次提出,建议消费者走司法途径,“如果要认定我们的产品和消费者的遭遇间的因果关系,需要去法院。”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记者看到的不同,28日记者再度打开诺恩家居旗舰店“捷福世”防水护理剂的页面时,商品详情的最上面已经增加了“因挥发速度快,建议在户外或通风处使用”的字样。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网络上,针对鞋、衣服的“防水剂喷雾”不少,均称能实现“荷叶现象”,这些所谓的“高科技产品”打着“纳米喷雾”“纳米疏流分子”等旗号,但大多未明确标识成分。

  在某电商平台上,一种针对衣服和鞋子的防水喷雾,月销近3万件,货品介绍中并未写出主要成分。“气味很大”“气味太刺激了”“非常臭”“一股油漆味”等,不时出现在产品评论里。因为觉得气味刺鼻,一位买家还建议使用时戴口罩。至于主要成分,客服先称“纳米形成”,又说“厂家说是独家配方,不随便发”。

  这些没有明确标注成分的防水喷雾,也造成部分消费者在使用后出现发烧、咳嗽、白细胞超标等情况。

  “昨天晚上才好一些。”山东的女生刘洁(化名)告诉记者,今年2月份她也在网上买了一瓶“防水剂喷雾”,价格39.9元。罐体上写的品名是“stuker”,由深圳市喜护科技有限公司监制,由江苏一家公司生产。记者注意到,这家网店月销量321件。

  收到货后,21日晚上9点过她把家里的七八双篮球鞋拿到卫生间,“面积不到4平方米,开了一扇1米长、不到40厘米宽的窗户。”尽管瓶身上写着“无味”,开始喷后,“还是有空气清新剂的气味,越到后来越呛人。”她介绍,自己尽力憋着气喷了约5分钟,“卫生间里简直喘不过气。”随后,她回到客厅。

  “平静呼吸的话还好,深呼吸时会肺疼,而且想咳嗽。”到了晚上11点,“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就开始咳嗽,体温也上升到了38℃。”当晚,她就去往济南市中心医院检查。她展示的一份检查结果显示,其白细胞数、中性粒细胞数显著上升。“输液到凌晨三点。”第二天起床时,“一呼吸就感觉肺疼,只能轻点、急促呼吸。”她表示,自己又吃了三天的消炎药,“25号晚上以后才稍微好点。”

  “我是不敢用了。”刘洁说道。对于喷雾的主要成分她也有些好奇,不过瓶身上只写了“纳米防水剂、环保溶剂”。记者也向该喷雾卖家客服咨询,不过在回复“纳米防水剂、环保溶剂”后,客服便再没回音。此外,瓶身上也没有写是否要在通风处使用。

  “成分我们不知道。”湖南一家生产鞋面防水喷雾的厂家人员向记者说道。网售的该厂生产的260毫升的产品,“批发价6.8元一罐。”而400毫升的产品据其称材料来自国外,“8.9元一罐。”

  记者以经销商的身份联系上江苏一家专门生产喷雾剂产品的公司,厂里的一位技术人员直喊“忙”,“前年厂里都很闲,去年到今年开始订单突然变多了。”她说道,山东女生刘洁使用的“防水剂”产品,就是该公司代工生产的,“天猫、京东平台上很多在卖的防水剂喷雾都是我们做的。”她补充,起防水作用的主要是氟原料,“是纳米产品。”

  “用水性溶剂,防水的效果不好。如果用油性溶剂,气味多少都会有。”她直言,闻多了会刺激呼吸道,“嗓子不舒服,会咳嗽。”她也提到一种公司生产的防水剂产品里常用的溶剂:d20,“是庚烷的溶剂。”刺激呼吸道的是不是就是庚烷?她确认道:“嗯。”

  记者从国家危险化学品安全公共服务互联网平台上检索后了解到,庚烷的职业接触限值国内为500mg/m,其急性中毒表现为:吸入高浓度蒸气可引起眩晕、恶心、厌食、欣快感和步态蹒跚,甚至出现意识丧失和木僵状态,脱离接触后很快恢复。

  这些未标注主要成分的防水护理剂,主要成分到底是什么?红星新闻记者找到第三方平台,对此进行了检测。

  26日,记者将梁先生购买的“防水护理剂”拿到中科院成都分院分析测试中心,技术人员通过气质联用设备检测喷雾气体中主要可挥发性质有机物。经检测,并与标准图谱中比对结果,技术人员介绍,喷雾气体中有机物主体成分有丙烷、异丁烷、丁烷、己烷、庚烷、辛烷以及2-甲基戊烷、3-甲基戊烷等烷烃。谈及检测过程中采样的针管曾出现堵塞,技术人员推断,罐子里面应该是有高分子材料的。

  红星新闻记者从国家危险化学品安全公共服务互联网平台上检索后了解到,丙烷、丁烷以及异丁烷未列出国内的职业接触限值,不过丙烷的中毒表现一栏中写道:

  “工业生产中常接触到的是丙烷、乙烷或丁烷等混合气体,可引起头晕、头痛、兴奋或嗜睡、恶心、呕吐、脉缓等症状,严重时表现为麻醉状态及意识丧失。

  “吸入高浓度本品出现头痛、头晕、恶心、共济失调等,重者引起神志丧失甚至死亡。成人口服正己烷50ml可致急性中毒死亡。液态本品直接吸入肺部,可引起吸入性肺炎。对眼和上呼吸道有刺激性。”

  “这些烷烃常温下是气体,加压以后可以做为主要成分的溶剂。”前述中科院成都分院的副研究员说道。西华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讲师、中国毒理学会会员陈晟也认为,检测出的烷烃,“低沸点,易挥发,是用来溶解高沸点物质的,比如可能存在的氟化物。”

  一位涂料行业内的专家告诉记者,目前看来这个产品使用的是烷烃类溶剂。“相对于环保型的溶剂,烷烃类的溶剂更便宜,但容易对人造成损害。”他强调,这些烷烃的毒性与挥发后在空气中的总浓度有关。

  陈晟表示,这些烷烃本身的毒性都很小,如果要达到能让人中毒的程度,是需要较大剂量的。

  “一般来说,防水材料都含有氟。”一位有机化学方面的研究人员介绍。对于针对鞋面的此类防水剂,他推断:“正常来说主要成分多半是聚合物,并且可溶在溶剂中,然后喷出来溶剂挥发,就在鞋面上形成一层薄膜。”他介绍,这样的聚合物性质稳定,“正因为稳定,加上溶解性不好,所以才用来防水。”

  “氟硅化合物是无味的,产品的气味来应该自于溶剂。”上述中科院成都分院的研究人员则提出怀疑:梁先生的遭遇可能和喷雾中的溶剂有关。不过,在她看来,这些烷烃的毒性都不能说很强,她推测:

  西华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讲师、中国毒理学会会员陈晟表示,他倾向事件中使用者的遭遇是有机溶剂在短时间内被大量吸入,并通过肺部的静脉交换进了血液,造成的周身中毒反应。至于炎症,他推测可能是肺部被局部刺激造成的。

  “就是说用了产品中毒的吗?我们收到了投诉。”被北京市朝阳区双桥工商所一位工作人员说道。她也确认,确实从厂家收到了一份“检测报告”。

  “这份检测报告的真实性以及数据是否符合标准,目前尚在调查。”27日下午,朝阳区工商分局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道。她告诉记者,目前对于该事件工商部门尚无确定的调查结果。